Mr.William

我赤手空拳,身无分文,唯一感兴趣的事是用劳动和信念拯救自己。

如果我把不现实的救赎观念束之高阁,那我还剩什么呢?

——萨特

我还是忍不住了。

感觉要崩溃了。我是懦夫。垃圾。但我真的很需要慰勉。感到孤独。我生活在什么里呢?忙得连药都忘记吃。低效。无用 。懒惰。困顿。迷茫。荒诞。顽固。我是温斯顿。是莫尔索。是1910年后的杰克•伦敦。

12点下课。但我真的很希望下课后能跟一个人打电话。我懦弱的甚至需要安慰。我感到很痛苦。

非常无耻的说,有没有人愿意12点以后跟我说话呢?电话那种。我一天真的说不了多少话,但我需要说话。我想大叫。但是做不到。评论也可以的。我好废话 。

如果没有就当是发泄一下了。


最近可能会离开一段时间。

我不能再一直沉浸在堕落的生活中了,人有一天也是要醒的。我在无意义的事情上浪费了太多时间,而现在我想明白我是真正想要什么。知识,抑或现实而言,更高的教育层次,或者生活处境。我不能在一个要驾车两个小时去看书的小地方呆一辈子,这样太孤独太痛苦太狭隘了。从小到大无数人跟我强调过无数遍了,我们就是跟别的地方孩子比不了,差远了。但是自然的,我们这种孩子就是这样,从小没有见过好的,以为自己读过几本书就能出山了,不知道自己跟优秀的人差了多少。我想要去更好的地方真正专心的看书,思考,写作和绘画。我对他物实际上并没有多少欲望,只是想追求思考和创造的快感。

我知道我是做不到的,但总要去做。

年末或者明年六月见吧。


苟活有什么用


爱可以成为活下去的动力,但不能成为【活】理由。


知识是金钱的秤杆

存在是享乐的拐杖

【堕落者】

颈托举着万分昏沉的头颅
倒下罢  倒下罢  堕落!!

打倒一切无用  绞碎石像的髀骨
砸烂他们虚伪高贵的面颊!

圆润  浮华  通情达理的绅士与小姐们  标致的石像!
抠出他们的眼球  这本就目空一切的精英
在吻中咀嚼他们的齿舌
免得他们再捧出虚度光阴的绯闻!

咬死他们吧  在我成为石像之前!!

【没有荒原的疾患】

靠着库布齐的背脊
是我们的荒原

有着乌兰巴托的风
将酒   倾入胸腔的杯盏
像闷热的帐篷里   胀满狭隘的笑话

我们    是年长者的疾患
长在城市朽木上的真菌
凐没于莎乐美的歌舞

但这是我们的荒原
有兽脊般涌动的小丘,毫无差异的复制
直至领土的边际    能同星河接吻

有着忘却悲恸的恒星 镶嵌凝结着奔流
在酒液中央
铺成横跨天际的川流
每一个分子   都经历爆裂与复生

有碎了的汞与铂金
在我的怀中
和着弥散的光晕
烁耀蠕动着坠落

但这只是我们的荒原

有一天  我还是要回到城市
带着野兔的骨架与伤疤
用一捧没有星星的酒
在厕所的墙上写诗

我们仍是年长者的疾患
是画集上的锈斑
咬着克里姆特的乳房

【吟游诗人】


永恒流浪的光  被母星放逐的千亿年后
泼入大地的角落

是汞淌入黄金  刿下枝桠的耳翼
是荒蛮的舞者   踏弯背脊与头颅
是有麝香的月桂     扼死了夜莺会笑的妻子

但我疾奔   疾奔
高声讴歌

等他看到
笑着
在目光相交的刹那   千亿年后
刺穿我的咽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