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William

我赤手空拳,身无分文,唯一感兴趣的事是用劳动和信念拯救自己。

如果我把不现实的救赎观念束之高阁,那我还剩什么呢?

——萨特

【没有荒原的疾患】

靠着库布齐的背脊
是我们的荒原

有着乌兰巴托的风
将酒   倾入胸腔的杯盏
像闷热的帐篷里   胀满狭隘的笑话

我们    是年长者的疾患
长在城市朽木上的真菌
凐没于莎乐美的歌舞

但这是我们的荒原
有兽脊般涌动的小丘,毫无差异的复制
直至领土的边际    能同星河接吻

有着忘却悲恸的恒星 镶嵌凝结着奔流
在酒液中央
铺成横跨天际的川流
每一个分子   都经历爆裂与复生

有碎了的汞与铂金
在我的怀中
和着弥散的光晕
烁耀蠕动着坠落

但这只是我们的荒原

有一天  我还是要回到城市
带着野兔的骨架与伤疤
用一捧没有星星的酒
在厕所的墙上写诗

我们仍是年长者的疾患
是画集上的锈斑
咬着克里姆特的乳房

【吟游诗人】


永恒流浪的光  被母星放逐的千亿年后
泼入大地的角落

是汞淌入黄金  刿下枝桠的耳翼
是荒蛮的舞者   踏弯背脊与头颅
是有麝香的月桂     扼死了夜莺会笑的妻子

但我疾奔   疾奔
高声讴歌

等他看到
笑着
在目光相交的刹那   千亿年后
刺穿我的咽喉

“Where do you want to go.”


-

练习黑白设置的场景练习。原图被我改的七零八落了惹。


吊与浮世绘。


素材是贴的。



我到底是什么垃圾。

慕娜美什么小天使

【翻译】Requiescat

作者:王尔德

轻缓的足踏罢  她正于深雪下蹇卧
温蔼的言语吧  她听闻得见雏菊苏生

她明艳如黄金的发缕  因染上锈斑而浊暗
她尚年少而清秀   却堕入尘埃

百合花般  亦净白如温雪
她以成熟却惘然不知  因此过甜美而生长

压紧她乳房的 是那棺板与重石
我因她的休憩而孤自悲

缄默   缄默呵!
她听闻不见里拉琴与十四行诗的协乐
我的一生也葬于此地
其上的  也不过是一捧尘埃

-
杂谈
关于王尔德诗作的主要的现行译本,目前见到的主要是汪剑钊先生的,其他人的译本比较少见。然而在我自己试着翻译之后,发现里面的错误实在是太多了,根本就没有认真的考据过,就主观臆断的译了。例如英文原文“Queen of Grace”,意思应为“圣母”,而翻译竟是“美德女王”,这样大的错误都会犯,而且通行了这么多年也都没有指正。
当然我译的也不好,但是基本的概念不能错,这是很基础的,也体现了译者的态度吧。

还有在翻译诗作时,还要首先考虑到王尔德的美学观念。在牛津大学就读时,王尔德师从罗斯金和佩特,学习其美学精髓。罗斯金热衷于中世纪欧洲的道德美学,认为“自然即是美”;佩特则致力于文艺复兴时期的美学研究,认为“美只为美存在,它既没有道德标准也没有实用价值”,“美与精致最为重要”。而他个人则更倾向于佩特。在王尔德看来,一个艺术家应该是纯粹的,精神上是自由的,艺术作品就是要达到一种绝美的境界“the extraordinary alone survives ”。(此段来自网络)而他对于词句的基本要求即是“美”。这是他唯美主义的来源与基础。在译的时候,我觉得还是华丽些好。(然而我译的还是那么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