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William

我赤手空拳,身无分文,唯一感兴趣的事是用劳动和信念拯救自己。

如果我把不现实的救赎观念束之高阁,那我还剩什么呢?

——萨特

【伽周/ABO设定】 强制归来

黑手党黑伽x警察周,有破三轮.

-
怎么说呢,他大概以对某些禁忌之物渴求多时了.
枪声,伤痂,鲜血,尸块…
抑或是旁的什么?

阿周那在小巷拐角处斜身撞入那隐蔽的狭道内.他不敢稍作喘息,几近挣扎的向小巷深处踉跄着,一边将枪上膛.身后有几个黑手党跟过来,他未回头,反手根据声源开枪,这敏捷与精准大抵是追杀者从未想到的.
他听着有三幅躯体倒地,仅是摇摇头颅,斜栽在巷角里.
安全了吗……

他发情了.这点他知道.
没有抑制剂.阿周那只是无力的瑟瑟颤抖,两条裹着军裤的腿相互碾磨着,却不愿用手来让自己舒坦些——那样太下作.他将自己猛撞在坑洼湿濡的砖墙上,额角与左肩磨过墙角.
在这状况下清醒是极难的.他断续而喑哑的低喘着,掏出通讯器同库丘林通话.却猛然感到有人已在他脚踝之旁,他不及反应,那小玩意便被踹置一旁,而自己也被那人以惊人的速度反脚按着肩膀踏在脚下.
“好久不见,弟弟.”
熟悉的Alpha信息素灌入鼻腔,不,是由口齿,泪腺,毛孔,乃至躯体的每一英寸渗入.
伽…迦尔纳?
去他妈的. 滚.
阿周那在青砖上扭转挣扎两下,但那尖头鞋尖紧接着便不满的抬脚将他踹倒 ,Alpha顺势蹲下,掐住他的后颈.连同腺体一气.
“你…少污辱我了. ”
阿周那被迫向一受伤的小鹿那般昂头,将视线附着在男人身上.湖蓝色的瞳孔内未剥露半点波澜,伽尔那高昂着头颅,以神明般的角度俯视,嘴角上扬.
“你在渴求什么,阿周那,我为正义而反叛家族的战士?”
缄默.阿周那嘴角抽搐着.他如今只感到眩晕,omega的本能在催促他索求关怀,但他不能.他将指甲嵌入地表的青苔之中.
“至少不是你,伽尔…”
一言未毕,阿周那只觉得自己被半举起,狠狠的扣在墙上.他的面颊磕在冷硬的墙面上.迦尔纳的膝盖抵住他的胯下.阿周那惊异了,他从未想过,也从不认为有人会如此对待他.一种omega的冲动令他恐惧. 他的下身不断分泌体液,以至自己的裤子与迦尔纳的粘稠的贴在一起.
“我再问你一遍,你究竟在渴求什么?”
我…阿周那感到失控.他用手缓慢的抚过自己的躯壳,却被那人紧紧扼住.
他知道自己在喘息,在颤栗,在无助的反抗. 但理智却已渐行渐远.动物性本能的呼唤高于一切理性.
在一切隐忍与欲求中阿周那听闻见自己的啜泣.
他反手抚摸着那人的手腕.
“伽尔那…我…”
“你终究还是渴求这罪恶与原始之欢愉么,我没有说错?”

“你想从家族中逃出,却因性别而束缚?可笑.”

伽尔那只是掐住他的肩膀,凑近咬了上去.他把他摁在墙上,前胸摩擦着他的肩胛.
一只手抚摸着他平缓的小腹.
“所以既然我都抓到你了,那就回来吧,回到我这里来,就像小时那样.
我亲爱的弟弟啊.”

评论(10)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