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William

我赤手空拳,身无分文,唯一感兴趣的事是用劳动和信念拯救自己。

如果我把不现实的救赎观念束之高阁,那我还剩什么呢?

——萨特

【冷战组/国设/苏解梗】 灰土

你可从未臆想同他如是见面。
他缄默坐于普托兰纳高原. 积沉的冻土将这躯壳层层高举. 岔开的双腿抵于砾石之表,搭于双膝的两手均把玩不知何物.
积沉的冻土将这灵魂桎梏.
你是峭岸湖国王.
你便如是走近. 平缓坡面上展露你的头颅,他未昂首. 但他明晰你的步履.
未加诧愕.
于是你不言,微眯双面望他. 美国佬左手正把玩几爿页岩——于中西伯利亚地表并不多见,僾然盖亚的集邮册. 风化之中的脆弱矿物被其指掌蹂躏做渣宰,又抛掷于几米开外. 雀跃的飞跃山脊.
他口中反复几个音节. 断续, 迟疑, 低颓. 你不厌燥,目光落于其右手.
美国人紧握着. 三簇铂金与小麦金色从指隙间泻淌而出,夹杂殷红, 你猜臆那大抵是血液——他过用力,以致右臂轻战.
平整的缓风撩略过平整的山丘. 上下漂泊.
你径直上前,髀股悬于其头侧. 他未昂首,但仍低语.
“灰土…灰土 . 灰土.”
“…灰土……灰土. ”
盗窃金银者陡然笑了. 倏然的,呲呲的,腰背微倾.
他跳起来. 你的目光随其发缕高悬,他笑望你,湛蓝海于瞳孔翻涌. 他微鸟瞰你.
“…我知道你在这.”
他顺手将拳中矿物掷于旁侧,转过头颅来看你.
“见到你真他妈高兴. 美国小偷.”
你歪斜头颅,口中吐露句小偷才会说的混言. 你生前不说这话,祖国母亲要在人民未知皇宫里保持良好形象.
可你爱笑.作用同如上. 他也总笑,形式却比你多几倍,欢愉与痛苦同可令他大笑不止.
“制度下的奴隶无需欢愉. 假笑是可以了.” 他们如是对他言道.
“你拿了我的东西——"
“是啊. 布拉金,从尸体上.”
他将右手伸于你面前. 第二指节半掩着小麦金色.
“…苏联英雄金星奖章. 你竟然只有这一个.”
你看着,目光粘连于其上. 无法转移. 那是你的私人物品.而他从你的尸首的左胸上将其扯下,还扯出一个洞来.
1939年他们将这个给你.你是记得的. 自那之后你再没获什么奖章.
胜利勋章. 列宁勋章. 斯大林勋章. 十月革命勋章.
毫无.不啻是因你做的不够完美,你性格残疾若学徒手下的胡桃夹子, 人尽皆知.
你机敏而但蚩愚, 偏执而暴燥, 懦弱又强势, 迟顿兼自负. 你是共/产/党实验的次品.
“他们起码该给你个苏联英雄母亲勋章.”
你看着琼斯. 低垂的摇首,不自禁扯出低笑,头颅前梗,战栗的音节徘徊于喉底.
可你笑不出声. 于是你昂首,伸展双臂. 他会意的同你拥抱. 僾然兄弟一般.
一切顺理成章. 铂金与黄金交杂一气. 你听闻见他的低语.
“灰土. ” 他如是说.
你的下颚嗑于他的肩胛. 于是你也笑道.
“灰土…”
“你可以笑出声来. 布拉金."
你将他的胸膛拥开,他凝视你.
“仅有死后才被允许恣意 ? ”
你猛的劈夺过他手中的黄金. 美/国/人沈寞,小臂被你击打的歪斜.
“灰土. ”而后你点头道.
-
琼斯目光灼灼于他胸口的穴洞. 北冰洋之风填塞其间.
他看着黄金于不存在之人手中融化 . 若汞液般流畅滑出死者骨节.
琼斯闭上双眼.
它们渗于地表. 由若黄金水柱般蜿蜒绕过石砾与荒草. 它们当是殷红,但冻土与短逝无力将其灼烧为氧化汞粉末.
琼斯缄默坐于普托兰纳高原. 一阵风灌入他的发稍.
“ 灰土. ”
End
2016.3.12
-
注:普托兰纳高原,位于中西伯利亚,是中西伯利亚最高的高原.
“普托兰”于埃文基人语言中意为“峭岸湖王国”.
“我们都是制度下的奴隶.” 赫鲁晓夫所言.

害怕原稿丢失.从贴吧搬运一下.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