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William

我赤手空拳,身无分文,唯一感兴趣的事是用劳动和信念拯救自己。

如果我把不现实的救赎观念束之高阁,那我还剩什么呢?

——萨特

【米露/国设向/R18】 尖叫 [1]

嗯点梗的史向车∠( ᐛ 」∠)_不不不目前没有车,车的话要发图片页吧.
开车技术不佳为防翻车把两部分分开了_(´ཀ`」 ∠)_
故事是发生在1932年经济大萧条时期,露熊去看望生病的米米这样子.
食用愉快(=゚ω゚)ノ

-
布拉金不知这是第几根烟了.他在休息室里站着,着实惊异于自己超人的耐性——远高于斯达汗若夫运动中任何一个妄想同斯大林同志握手的村妇.
从傍晚他便等候于此了,目的不过是来看看他颇狼狈的机器出口商.身着资本主义无用布料的政府官员带他去琼斯那,萧挑的斯拉夫人按三拍轻一拍重的轻快调子跟着焦头烂额却满脑牛油的秘书,军靴后跟蹚蹚踏踏,拍子拥挤落在剥落的墙纸屑里,这似乎损伤了整日无所事事的带路人敏感的耳朵.男人拿那勒满血丝的眼白瞅瞅布拉金:
“美利坚先生烧的厉害,脑子恐怕是坏了…我看大抵还不如某个得意的怪物清醒.”
“哦,这样么. 哈…那我的到来算是他的救世主么?”
男人未言,一手粗鲁撞着门栓,回头看着布拉金,嘴角蠕动着委实是一幅要咒骂的模样,却只是大呼着:
“美利坚先生!您还可以吗?苏联先生来看您了!就算是从礼仪角度也该开一下门吧!”
他将礼仪二字咬的格外重. 斯拉夫人被逗笑了,手背在脊骨底部拿鞋跟一跳一跳的点这地毯.
了无音讯.
“快进去吧苏联佬——没有把凳子摔过来的话应该是同意了.”
布拉金没有介意,他点点头.
“美国佬快饿疯了?”
没理会苏联人,男人两手相互搓着自顾自走了.
“顺便救世主什么的可不是我自冠虚名哦,是你们的宾夕法尼亚州州长说的.”
布拉金似乎极高兴,他满怀期待的将手指搭在黄铜把手上,缓缓抚过卷裹尘埃的雕花,把门推开,快速的从门缝里挤进去.
一个快完蛋的资本主义国家会是怎样?恐怕不仅仅是股票指数跌到6,工人挤在图书馆里酗酒的问题,当然更和密西西比银河没任何关系.
理性与自尊,个人主义与盲目乐观——统统被留在了20s.
恐惧.颓堕.无助.嫉妒.没人不好奇将这剩余的色彩交合能涂抹出怎样一幅图景.
“美利坚先生…”
布拉金感觉他如今无法自信于他的视力了. 他没见到琼斯,却看到了蒙克的《尖叫》.复制品以远超原作的尺寸狷狂涂抹在穹顶上,红蓝黄扭曲的卷成饱含畏惧的讥笑,而人物仿佛已将他那姜黄的眼球抵在每个对视者的额上,即使是在只有一道月光瑟缩在墙角的情况下也癫狂的灌入每一个来访者的瞳孔.
“欢迎来参观我的'K街小绿屋',伊利亚·布拉金斯基!你——喜欢吗?”
苏联人几乎还没从这视觉冲击中缓过神来,他仍昂着头颅,滞讷片刻,喉结滚动着.
“上帝…这他妈是——什么玩意?”
他感到自己鞋尖触到了什么东西,猛的看下地面.
“还算满意?”
琼斯的左肩就停在他的脚踝处. 那颗小麦金色的头颅恰好浸在偷窥屋内的月光里,铂金色中窗棂萧长的支影勾勒着美国人面颊的起伏.
“ …恶趣味.”布拉金讥讽的退后两步,后脚撞在半桶松节油上.
“你这么说我会伤心啊——还是说你的欣赏水平还停留在拜占庭粘贴画的级别?”
“这不是我的问题,琼斯,唯一的遗憾只是你吃紫罗兰和勿忘我吃多了,或者是在抱怨自己没钱看《我们每天的面包》?”
琼斯没从地上起来. 深陷的眼眶与苍白的皮肤衬着那白令海面一样幽蓝的瞳孔.那眼球战栗着,让人难以猜测他的情感.
“你是在讽刺我?”
“我只是听说我的机器进口商病得不轻,被斯大林同志强迫来看看你.”
布拉金微笑着歪歪脑袋.琼斯咳嗽,盯着苏联人,突然大笑起来.
“那救世主那话怎么说呢?我以为你是来搞推销的.”
“呵,这话真是…笑话. 优越的意识形态不需要推销,人民会自主选择. 难道你不知道美国的自由主义者会选择马克思吗?”
但这话似乎是将琼斯激怒了.他支起上半身,像寻衅的白头雕那样两肩向后.
“闭嘴吧.去他妈的斯大林.我妈蛋的宁可选法西斯.”
布拉金只是笑笑.他俯下身子,鼻尖近乎触在琼斯栗色的睫毛上.
“保守党,真是出乎意料.你是想把自己锁在这“胡佛小绿屋”里再多吃几本《国富论》把胃袋装满吗?资本主义已经完蛋啦,如今它只能让你像头颓废的牲畜,等着四美分的救济金啃野莴苣叶.”
“是吗.看来扫盲工作让你知道不少.”
“你只是嘴巴上硬,琼斯.你在内心里到底有多恐惧,羡慕用椎管想想也知道.当你还沉浸在《读者文摘》和米老鼠里自怨自哀时,斯大林同志已经将我改造成高于你的存在了.”
布拉金说完时顿了一下,并不是他心虚于自己的言谈,而是他看到琼斯的表情近乎扭曲了.他粗砺的呼吸喷在斯拉夫人面颊上,嘴角极缓的扯向两侧.
疯子. 好吧,疯子.
“你说…高于我?你确定吗?高于我的存在?”
他猛的扯住布拉金垂下的围巾,以能将那布料撕裂的力度将布拉金斜手摔在地上,自己则从地上弹起来顺势掐住他的颈部,把整个人压在布拉金身上.
布拉金的站姿原本就不稳,又丝毫未料到这“病入膏肓”者还有如此力气,惊诧的看着琼斯眼睛.他没说什么,倏然缩起膝盖顶在琼斯腹部,趁他收手时扯住琼斯手臂向身后扳去,反身跪在他身上.
“很好…布拉金斯基. 你想试试是吗?”
琼斯歪头躺在地上,微微挺起上身将鼻骨近乎抵上布拉金唇瓣.
“正和我意.美利坚先生.”

tbc

评论(8)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