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William

我赤手空拳,身无分文,唯一感兴趣的事是用劳动和信念拯救自己。

如果我把不现实的救赎观念束之高阁,那我还剩什么呢?

——萨特

【立露】行走片段

执事立x少爷露.
-

已是十二月了.
托马斯和他在伦敦东区一同走着.泰晤士河卷席着烟霭在他们脚边淌过,虽未冰封,但却出奇缄默,蜿蜒徐缓漫过河道,仿佛对这雾都还有留恋的情怀.
维克托显然还是喜欢涅瓦河生机的氛围,颇不满的绕到维克托远离河岸的身侧.
他如同河水般岑寂,这是他这一年龄不应有的.
托马斯找不出什么话题来. 他伸手向维克托示意,笑笑.
“抱歉少爷,请走快点吧,我们要在五点之前赶到柯克兰先生那,不是么?”
“啊…我累了.”
“但是…我们已打不起车了啊,少爷.”
维克托没接话.或然真的是无力再言了,毕竟两天以来他几乎仅喝了些水,抱怨着英国人糟糕的味蕾.
英格兰一直在下雨,不过毫无脾益. 单薄的雨水只能将人们的好心情洗涤殆尽,让泰晤士河笼上交际花的白纱裙摆.让托马斯的小少爷板着他那孩子气的面颊.
托马斯拉起他的手来,快步行着,可又被鲁莽的掰开了,维克托径直超过托马斯的步伐,孤自走着,整了整围巾.
他们从东区走到西区.而末了托马斯也只得抱着他——毕竟疲倦的孩子要乖巧很多.
他们沉默了一会.
“主会原谅你吗,罗利纳提斯先生?”
维克托手扶在托马斯肩上,突然转过头来问.
他看到托马斯祖母绿的虹膜轻颤着.
“说话啊. 罪人.”他诘责到.
片刻后,孩子终于得到了答复.托马斯似乎是在思考,他歪了歪脑袋.
“唉…你歹知道,上帝已死,我的孩子.
上帝已死.”

-
没有文力qwq
摸鱼练笔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