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William

我赤手空拳,身无分文,唯一感兴趣的事是用劳动和信念拯救自己。

如果我把不现实的救赎观念束之高阁,那我还剩什么呢?

——萨特

自设

警告:从小看动物世界产物。混杂自我经历。如有不适非常抱歉_(:3」∠❀)_
企鹅·信徒
一只帝企鹅,男,离婚,有一子,没有名字(本事自然造物的我们都没有姓名)
精神上的信徒,并没有看过圣经。

结过婚,并育有一子。但在与一名竞争者的争斗中败落。伤到了右眼,右侧毛发也被啄秃了。被妻子抛弃,从此带着儿子独自生活。

遭受过一只海狮的性侵*(当时是海狮圈的流行)(离婚后)。身体极差,药瘾严重。精神失常,灵魂丧失。因此更加受同伴唾弃。也因此患上性恐和社交恐惧症 。但过冬时还是不得不与同伴挤在一起。

黑卷发藏蓝色瞳孔,本来无论是羽色还是身形都是优秀的(衣着华丽),但经历过这些后便颓唐了,并不怎么打理头发,在公共场合会穿套一件纯黑斗篷。

脸上有疤,但并不显得凶恶,性格温雅懦弱。很向往隐去出世,但为了育子不得不处于入世状态,一直都在仿徨。话很少唯独对自己的儿子图尔克疼爱有加。(不知为什么,自己是没有名字的,但却给儿子取了名字,大概是卢梭的功劳吧)

小时候最喜欢读的书是老庄和鲁迅。童年时父亲常常抱着他读到很晚(所以才有了这样矛盾的人格),后来也爱读卢梭。

随身带一把Brigg(马六甲白藤伞柄),最喜欢的伞是Fox umbrella的钢管伞,其实是给孩子挡风暴用的。
-
我要冰冻于这荒原上了。
“好冷。”
''可冰封的羽下你的体温有三十九摄氏度。''
''可我的心有十亿度火热, 而我的身只有三十九度。''
''这就是你如此颓唐的因吗?''
''不,这是我的业,我的果。''
-
*大抵是真实存在的,自上世纪就不断有摄影师拍摄到类似场面。据说是求偶失败的海狮会用企鹅泄_(:3」∠❀)_欲……科学家担心企鹅会受到内伤。有部分企鹅会被奸_(:3」∠❀)_杀并吃掉。企鹅的社会性致使这些受害者很不好过。
大概会给他画图。不定期更新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