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William

我赤手空拳,身无分文,唯一感兴趣的事是用劳动和信念拯救自己。

如果我把不现实的救赎观念束之高阁,那我还剩什么呢?

——萨特

【米露/ABO设定/R18】 羔羊

阿尔弗雷德敞坐在桃花心木桌上,僾然避役那般曲身,小腿低垂皮鞋尖轻摇.他盯着鱼缸.

啊…啊.而今他到像极那斯拉夫婊子口中的图景了——

头颅中灌溢着猪油的傻逼美/哗/国佬.

不,不啻还浊带些牛油.

阿尔弗雷德咬噬着拇指指甲.它本是剪的稍短而平和,现状却于柯刑之下剪作美/哗/国西海岸,参差的又宛如拉斯维加斯舞女的曲线了.这层脆弱的蛋白质本是无罪,但阿尔弗雷德这样一个成功的Alpha显然需要泄愤的替罪羊羔.

嗒嗒嗒

很好.阿尔弗雷德轻跳下木桌,西服后摆在氧气中诮笑. 他开门.

“布拉金…你——"

空无一物. 但门后委实的,喘息的,断续而轻的低笑以同气味掺混作鸡尾酒. 阿尔弗雷德作呕状的摸摸鼻尖,一股烟草味被笑声卷来,流进他的口齿.

他看门后.原本萧高的男人如今正像一杯浊水泼到墙角那般蜷缩依着,苍白的脸颊亲吻墙壁,左手骨节突兀的手指夹着卷烟.他笑,紫罗兰的瞳孔才转至他一言不发的Alpha身上.

“阿尔…弗雷德…先生.晚上好.”

他笑得更甚了.氧气从笑声间难以挤入肺泡,于是他咳嗽.

阿尔弗雷德缄默着.未笑,扯着他大衣的后领将他拖入屋内,那上面有女人的香水味.他觉得自己的指掌兀是洗不干净了.

他的Omage就在地板上笑着,四肢飘飘然发软.屋中无灯,仅有鱼缸中的加热棒发散着电磁波.

烟蒂跳耀着明恍.两条斗鱼口中吐溢出一串珠链.

布拉金起身.僾然一真正的醉酒者般摇曳,两腿不稳的转身缓行.

他向浴室.嶙峋两指间孤火颤栗.他的Alpha尾随着,一簇烟霭勒扼他的脖颈.混合着女人香水味.

难以呼吸.布拉金开门,行动缓滞.他迈入,右手顺接将门闭掩.但门框猛的狠击在一个躯壳上,缄默者倏然上前,僾然一困狮撕毁牢笼.无机物挤碾他的胸膛,他不知是醉酒而或女人让他的Omage有不啻于他的气力.

蚩愚的公狮在胸腔中躁怒.布拉金惘然望他,紫罗兰烛火摇摇欲失.他扼住斯/哗/拉/哗/夫人的脖颈,拇指交叠抵砥在咽喉下的软骨间隙里.他把他钳于墙角.

“…琼斯.”

委实,斯/哗/拉/哗/夫人垂目盯视,他咧开鼻下的优美深谷.呲呲的笑.

“对不起…哈…你生我气了.”

Aplen沈默.布拉金在报复.他成功之至.

布拉金抽烟.卷烟星火颤栗于琼斯鼻尖欢舞,幻作无名形貌的烟霭卷曲着升腾.两者间如隔恍日.

砰.

琼斯手执枪械.比/利/时大威力手枪,线条丰美.他凝视着他的Omage.子弹游离过他的左肩,贯穿伤初始的略小孔洞涌挤出血液,四溅于徒壁.粗粝的喘息声蹂躏于创口上,回响于目光间,有几次深至肺叶尖端.

男人徐徐滑下. 血迹笔直.琼斯弯身夹过他手中的烟.流水声僾然已是空气中仅存震动的空无存在.有几分钟,琼斯时有时无的抽烟,挺立在一团带血的烂泥前,布拉金的头颅恰在他的膝盖处,小腿跃过他的皮鞋后跟下唇癫痫.

呆滞.

“真希望这枪能致命. 琼斯.”

“Omage,尤其是孕期内的omage,我的Omage.严禁吸烟.”

琼斯低垂头颅.卷烟残骸被投掷于布拉金左肩,美/哗/国青年抬足,踏在易裂的筋骨上左右踩碾.

布拉金终是叫出声来. 含混不清的字母断续的回旋.

美/哗/国人嗤笑了.他蹲下来,捧起铂金头颅.鼻尖轻触鼻尖.

“Oh,宝贝…你这么说话我可听不清…不过我想,你的嘴巴或许可以干点别的事.”

他极缓的吻了上去.灵活的舌头撩逗烟草气味,

伴随着布拉金颤栗的双肩.
-

16年初的abo点梗……啊,由于某些原因被迫转移一下。其实有两部分,后面是第一次开车,新手驾驶不忍直视……如果你们想看可以在评论里写一下我发上_(:з」∠)_(超耻啊啊啊|・ω・`))(不过车是好(不

已经发过了。不过删掉了。不会再重发了。

评论(17)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