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William

我赤手空拳,身无分文,唯一感兴趣的事是用劳动和信念拯救自己。

如果我把不现实的救赎观念束之高阁,那我还剩什么呢?

——萨特

【没有荒原的疾患】

靠着库布齐的背脊
是我们的荒原

有着乌兰巴托的风
将酒   倾入胸腔的杯盏
像闷热的帐篷里   胀满狭隘的笑话

我们    是年长者的疾患
长在城市朽木上的真菌
凐没于莎乐美的歌舞

但这是我们的荒原
有兽脊般涌动的小丘,毫无差异的复制
直至领土的边际    能同星河接吻

有着忘却悲恸的恒星 镶嵌凝结着奔流
在酒液中央
铺成横跨天际的川流
每一个分子   都经历爆裂与复生

有碎了的汞与铂金
在我的怀中
和着弥散的光晕
烁耀蠕动着坠落

但这只是我们的荒原

有一天  我还是要回到城市
带着野兔的骨架与伤疤
用一捧没有星星的酒
在厕所的墙上写诗

我们仍是年长者的疾患
是画集上的锈斑
咬着克里姆特的乳房

评论(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