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William

我赤手空拳,身无分文,唯一感兴趣的事是用劳动和信念拯救自己。

如果我把不现实的救赎观念束之高阁,那我还剩什么呢?

——萨特

【翻译】《先知》·第一章 · 船的到来

个人见解,根据纪伯伦当时的身体状况和个人经历,译的比较沉郁。欢迎大家提出意见,个人比较浅薄。
我们开始吧
-

已盼候了十二年呵,于那阿法里斯之城!
这被选中者  被爱戴者
名为艾尔穆斯塔法的时代之黎明
正静候那将承载他的船
这船将带先知归去他所出生的岛屿
他的故郎。

那是第十二年颐露月的七日。
先知登上山巅
他面向大海  卸下城市之桎梏
那船缓缓行入视野  裹着薄雾。

倏然呵   他的胸怀迸发般敞开
               他的欢悦横跨过大海
缄默呵   他轻闭双眸
              为那灵魂默然祷告

但是  但是当他下山   一阵悲恸猛地袭他。
先知在心中默想: 
       我要怎样遗弃悲哀
               仅携着平和启程?                     
       毫无疑问,我的步履终将踏出这城市的环围
               从那一刻起,灵魂便只带着伤痂前行。
       在这高墙内      有多少个痛苦的白昼
                                 重负于我的躯壳
                                 又有多少个孤寂的黑夜
                                 凐没了我的灵魂
       可又有谁能背弃这痛苦与孤寂
       却不用懊丧灌满空荡的头颅?
      太多我灵魂的碎片已播撒在那街巷
      太多我渴求的稚子赤裸的游走于那山峦
      若毫无镇痛我便无法从这茧中脱出。
今日呵   我并非掷弃一件蔽袍   而是亲手撕扯我之肌肤
              并非遗滞一缕游思       而是遗滞一颗因饥渴而酣酿的心。

但我已欲彷徨而不能
那呼唤一切的大洋在呼唤我
我只能启航
因若是彷徨   纵使那奔涌于黑夜中烁耀的时光
也会陡然僵冻  凝结  桎梏于荒芜的小丘。
我多么愿怀拥一切的一切远航   可又要如何我才能做到?
唇与舌将乐音的两翼给予  乐音却无力将其裹挟
必将孤自川流俯瞰旷芜的大地
雄鹰也不能携巢而翔
必将寂然振翅横越眩目的巨日

如今当他到达山脚  再次转身向那大洋
归舟缓缓行入视野  迫近那海港
在那船头的水手  是他故郎的人儿。
此刻他在用灵魂向他们呐喊呼号  他如是说:
我古老母亲的儿子呵  你们乘那潮水而来
千亿亿次浮入我的酣梦
如今你们也浮入我更深的梦境——在我醒时到来
我已准备好离去  
我的热望与胀满的扬帆同样等待着风的卷席在这凝滞的空气中
只有他人的呼吸才被我收入胸腔
也只有他人的热爱才值得我支付千万次回眸
然后我将伫于你们之中 
僾然一水手置身于其他水手的环围
还有你呵  我廖旷的大海   不眠的母亲
川流与风暴唯一的安宁与自由之地
只有旁的骤风才被这一风暴所制造
也只有旁的低语在这林中空地间飘荡
然后我将投入你的怀抱
僾然无尽的滴水坠入不尽的大洋

当他仿徨 
他看到远处离开田野与葡萄园的男男女女
急匆匆奔向城门
他听闻见人们的呼喊  那是对先知之名的回唤
号呼在田野与田野间震颤
抖落下那悲讯:   船已到来
他向自己如是言说:

这离别之日难得竟是团聚之时?
这日落时分难道竟是吾之黎明?
我当将什么授予那些弃木犁于田沟和停止制酒的人们呢?
我的心将成为重负果实的丰获之树
而我将摘取其果以赠获他人?
我的欲求将仿若倾泄般喷涌而出
而我将以这注满他们的杯盏?
我将是强者之手才可拨动的竖琴
抑或是我被他呼吸所穿过而震颤发声的长笛?
我是缄默的洞察者呵
可于这般沈寂我将寻得怎样的珍宝才能怀拥信心施与他人?
倘这是我的丰获之日
可于怎样的田野间  我已播撒过麦种?而那又是于怎样遗失于洪流的季节?
倘这委实是我燃点灯火之时  那这火舌呵  并非是由我点燃
我的灯盏中将燃升起虚无与黑暗
那守卫暗夜的人儿将以油倾满这灯盏
那守卫暗夜的人儿也将同样点上这灯

这便是他一字一句吐出的话语呵
但他的心房中窝藏了更多未言的字句
那是他不能独自言说的深藏密语
当他进入进入这城市 
千万万的人儿向他奔来见他 
以同样的话语向他呼号

这城市的长者先前一步  如是言说:
不要弃我们而去了罢
你是我们暮色中的正午日轮
你的青年时代是我们酣梦中的酣梦
你并非我们中的异类  同非是远来的宾客
你是我等众人之子  是最最亲切的被爱戴者
请勿让我们的双眸因渴求见到你的面庞而干涸

那男女祭司如是言说:
请勿让海潮在此刻将我们分离
请勿让你置身我们中的时日褪为永恒的回忆
你仿若一游思飘荡于众人头颅
而你的支影同是吹拂我们面颊上的荣光
我们是如是爱你呵!
但我们的爱缄口不言  宛如蒙面般娇涩含蓄
即便我们如是向你呼喊  它的面纱依是无法揭下
爱呵!直到分离时才明晰自己的炙灼!

其他人也纷纷上的恳请
但先知却沉默不答
他只是低垂头颅 
靠近他身侧的人儿看到他的泪淚淌下
打湿那炽热的胸腔
他与众人一行徐徐向那圣殿前的广场
一名名曰阿尔梅特拉的女子从圣殿中走出
她便是女预言者
先知极和蔼的向她凝眸
在他来到城市的第一天
是这女预言者最先寻到并深信他的

女预言者向他致意  如是言说:
先知之神  至极的探求者呵!
你以千万万的时间盼愿那故郎的归舟
如今汝船已到 你不必再滞留
你至深的热望着你思恋的土地
你同至深的渴念着那平和的住所
我们的爱不会成为你的羁绊
我们的热求同不会将你钳牢
但在你离去前我们需问
也愿你吐露你的言辞  施与你的真言
我们将把这笃信的真理传向我们的孩童
而他们也以此像他们的孩子传递
这真理不会减亡
在你的孤独中  你已洞察了我们的生活
在你的不眠中  你已聆听了我们梦中的啜泣与欢愉
因此  现在你当对我们揭露众人自身
                   你当向我们坦言你于生死间的所见

于是先知如是答到:
阿法里斯的众人啊
除却你们灵魂中不竭涌动的  我还能在说什么啊!

评论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