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William

我赤手空拳,身无分文,唯一感兴趣的事是用劳动和信念拯救自己。

如果我把不现实的救赎观念束之高阁,那我还剩什么呢?

——萨特

玻璃人

发生在闪闪死后又从神速力中回归的重生时期

夫妻酗酒(划

黎明的黎明绝非是白昼,它是一美的象征,或许又是一道纵坠入深海的闪电。

一场混乱的舞会,两个混乱的人。他们或许都醉了,Hal缄默的盯着对面小口抿着伏特加的黄毛,眯眼。
液体被或蓝或粉的光打碎了形体,荡着散去又散去,流入一玻璃皿中,人形的,嘴张合着,眼神涣散。
——Hal觉着自己一定是疯了。
可他仍觉得Bally是个玻璃人。
因为他的爱是转瞬易碎且不可回复的。就像Bally自己一样,消失了那么久,真的不回来了……吗?
脑中嗡响。
可他就醉在他对面了啊。
“Hal?”
玻璃人拉了一下他的食指。
“醉的不轻啊”蓝眸子转了转,他哂笑,拍着Hal的背,一下一下,滑过Hal运动员式的脊背。
这绝对是100%纯酒精也干不出的攻击。
这玻璃质的,闪电般地红色恶魔。
毋庸置疑。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