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William

我赤手空拳,身无分文,唯一感兴趣的事是用劳动和信念拯救自己。

如果我把不现实的救赎观念束之高阁,那我还剩什么呢?

——萨特

【绿红】蜉蝣

你孤独但只有缄默,只有仰首穷视着这无垠之荒芜而叹息。
因为宇宙于你追问,只留下永恒的缄默供自己凝视。

''白日以这小小的地球的喧扰,淹没了整个宇宙的沉默。''

你偶尔会想家,想着不知多少蹉跎间的家,一个扇区,一个星球,一个人,一首诗,只剩下一肚子的荒唐故事。
几万年前,众神都成了神话,变成了一组咒语,积沉在人们心底。人们就这么把荒唐捏糅成传奇。
你也是这样的人么?
不,你总是将手指埋入自己的棕发告诉自己:
''你,Hal·Jardon,只不过一介匹夫,一只到现在还穿父亲jacket的......蜉蝣啊。''

''白日以这小小的地球的喧扰,淹没了整个宇宙的沉默。''

你或许总喜欢默念着这句小诗,或大声呼喊着,向着那从未命名的星系喊着,骂着。
感受着宇宙回应你的永恒的沉默。

浮蚴的孤单。

评论

热度(7)